吾有上将潘凤,可斩华雄。虽然只有一句话,却让他成为最红的三国人物。

潘凤其人

电脑游戏《三国志IX》中的潘凤

潘凤为历史小说《三国演义》中的虚构人物,在第五回中登场。根据《三国演义》中的描写,潘凤是冀州(现在河北南部)牧韩馥部下将领,使用大斧作为兵器。在各诸侯起兵讨伐董卓时,潘凤于汜水关与董卓军都督华雄交战,被华雄杀死。

《三国演义》中相关段落:

忽探子来报:“华雄引铁骑下关,用长竿挑着孙太守赤帻,来寨前大骂搦战。”绍曰:“谁敢去战?”袁术背后转出骁将俞涉曰:“小将愿往。”绍喜,便著俞涉出马。即时报来:“俞涉与华雄战不三合,被华雄斩了。”众大惊。太守韩馥曰:“吾有上将潘凤,可斩华雄。”绍急令出战。潘凤手提大斧上马。去不多时,飞马来报:“潘凤又被华雄斩了。”众皆失色。

网络成名的顶级龙套

潘凤,在三国演义小说里只短短出场2句话,是最典型的三国龙套人物。但是在百度的潘凤吧,人气飙红,截至2008-12-22,已有58万个帖子,俨然是三国第一红人的样子。很多网友开始以“吾有上将潘凤,可斩华雄。”作为自己的签名。

潘凤走红的现象很难用简单的几句话来解释。或许是对正统历史几十年如一日,味同嚼蜡的教条不满;或许是对传统造神运动的鄙视和戏谑;又或许是对历史中没成为英雄的小人物命运不济的感慨;还或许是对自己命运前途不可把握的无奈心情。总之,现在潘凤很红。

潘凤走红一开始据说是以戏说历史为主的几个小小说开始,到随之而来的包含恶搞、悲情、纪念等多种基调的作品,从文字到图片到动画视频,形式全面丰富。似乎按照某种模式,潘凤以超越光速的上升势头,掩盖了一切三国英雄,潘凤以一个文韬武略冠绝天下、侠骨柔情感动四方的面貌被刻画出来了。按照既定套路,被“高大全”模式改造后的潘凤大抵要尊重既定的悲情结尾,于是各类阴谋论应运而生。

也许可以这么解释,你正搞,我们恶搞;你正说,我们戏说;你说阳谋,我们说“阴谋”;你的榜样忠勇无匹,我们的榜样宇宙无敌。网友帖子:“潘凤并非泛泛一笔。至少,作为潘凤吧在逻辑上立足的根本,对于潘凤精神的解释早已发展得极度完备。无名英雄和命运偶然性的象征、对传统历史造神运动的戏谑否定、历史娱乐主义的上升、现实失意的寄托,这一切均构成了潘凤现象合理性的理论根基。”

一个模式太久,大众必然审美疲劳。潘凤现象因其反其道而行之,它给百无聊赖的大众带来了一股新鲜空气。

(以下文字请根据自己体力、智力酌情阅读。上将潘凤功力非凡,虽隔千年亦可伤人,勿勉强,切记,切记。)

潘凤本为东汉第一武将

潘凤本为东汉第一武将,天生神力。因为爱上东汉第一智士郭伏龙的妹妹(即郭嘉的姐姐)而苦读诗书,发奋学文。终于成为文武双全的奇才。当时有"伏龙潘凤得二可定天下,卧龙凤雏得一可安天下"的说法。

但后期的潘凤逐渐迷失了自己,重文轻武。把自己的理想定位为"要建立姜尚,张良一样的功绩"。但是他的天赋特长还是武力突出,从他逢乱处事的作风来看他的内心深处还是崇尚武力的。这样矛盾也导致了他这个文武全才被主公不理解,同僚嫉妒,敌人憎恨,最后冤死沙场的悲剧!

上将潘凤大传

电脑游戏《三国志XII》中的潘凤

潘凤,字无双。青州泰安人,高九尺,腰大十二围,使一百八十斤开山大斧。

自幼熟读诗书,畅哓兵法。有经天纬地之才,包藏宇宙之志。每自比于姜尚,张良,许邵评价为:“乱世之能臣,治世之英雄”,众人莫能解。

时黄巾暴乱,御史中丞韩馥受任招兵平叛,知其大名七顾其宅,欲聘为军师。途中为贼所劫,乡人报之潘凤,顷之凤至,大喝一声,贼皆逃散。馥大奇异之,言”此吾樊哙也。”乃拜为上将。凤于敌百万军中自来自去,取敌头目首级如探囊取物。馥屡立大功,为冀州牧,此皆潘凤之力也。

馥与凤食则同器,寝则同床,恩若兄弟。韩馥帐下谋士皆不悦,深妒之。凤感大恩,为馥谋划大事。

冀州民人殷盛,兵粮优足。袁绍有意取之,凤常劝韩馥戒防。绍谋立幽州牧刘虞为帝,馥亦愿助之,凤曰:“不可,废帝非可行之事,袁绍非共谋之人。”谋士刘三私下进言:俗语云:金无足赤,人无完人,潘将军既勇武无敌,奇谋必短,不可尽赖之。馥信,不纳凤之智谋。

袁绍尝请韩馥至大营,命颜良文丑宴前舞剑,欲杀馥。凤怒,夺颜良剑,一拳打翻在地,一把抓文丑在手,如提童稚。袁绍兵将皆惊,无敢前,绍告饶,痛哭流涕。

后馥与袁术等共推袁绍为盟主,讨伐董卓。颜良文丑深惧潘凤,不敢同行。凤见绍等各怀异心,料终不能成事,数劝韩馥早回冀州,以谋大计。馥曰:“吾欲赖君于十八路诸侯之中树立威望,今寸功未立,怎好回师?”凤答曰“来日某必斩将立功,主公须依吾言,早做良图。”馥应之。

袁绍欲除韩馥以夺其地,终不死心,谋士逢纪曰“韩馥所可畏者,唯潘凤耳,可设计除之。”许攸献计:“主公可选病马一匹,赠于潘凤,令其出战,凤必被敌将所杀。”田丰曰:“此意虽妙,尚未足致潘凤死,凤为人谨慎多谋,主公赠马,必不会轻易骑之,可委韩馥换之。”

绍从其计,连夜奔往韩馥营,泣曰:“前日之事,实为误会,绝非鸿门,奈何潘将军不谅?今大敌当前,众公须上下一心。绍愿献千里马一匹,赠于潘将军,权当赔罪。”馥曰:“ 善。”绍又曰:“潘将军知吾所赠,恐不接受,愿韩公私为之换,待其乘吾宝马,立了大功,再告之,使其惊喜。”馥复称“善”。

次日,董卓都督华雄引铁骑下关,用长竿挑着孙坚赤帻,来寨前大骂搦战。绍曰:“谁敢出战?”袁术背后转出骁将俞涉曰:“小将愿往。”绍喜,便著俞涉出马。即时报来:“俞涉与华雄战不三合,被华雄斩了。”众大惊。韩馥曰:“吾有上将潘凤,可斩华雄。”绍急令出战。

潘凤手提大斧出营,手下牵来昨日袁绍所送灰毛病马,凤心中纳闷,却顾不得许多,飞身上马出战。去不多时,飞马来报:“潘凤又被华雄斩了。”众皆失色。韩馥闻之大哭曰:“无双死,乃天丧吾也!”。唯袁绍窃喜。

关羽骑马出战,见潘凤将军卧于地上,身中数箭,面含微笑。再看华雄,已死于马上,口流鲜血不止,狼狈不堪。乃暗自叹道:“潘将军真大力神人,华雄与其过招,五脏振碎,吾不及也。”便割华雄之首,还于帐内,曹操所赠之酒尚温,众皆传言关公"温酒斩华雄"。

后人有诗叹曰:“辕门画鼓响冬冬,坠马无双斩华雄。敌将若能下马死,何来美髯建奇功?”

联盟即散,次年,袁绍夺取冀州,韩馥曰:“若潘无双在,决不使吾有此大失也!”捶胸大哭:“哀哉,潘凤! 痛哉,潘凤!惜哉!潘凤!悔哉,潘凤!”遂自杀而亡。

上将潘凤之千古一战

传说中纪念潘凤的杂志封面

话说韩馥自得潘凤,扫平中原,群雄束手。时天下未定者,惟曹操、刘备、孙坚三人,皆割据鹰扬之雄也。三人深畏潘凤之势,遂各起兵雄兵六十万,上将千员,网罗中原名将吕布、华雄、颜良、文丑等人,结为盟军,与韩馥会战于虎牢。

当是之时,风云色变,猛将如云,韩馥见关下人马,心中惊惧,顾潘凤曰:三雄皆虎狼之杰,吾欲示之盟好,共分天下。”凤笑曰:“主公勿忧,此乃千古一战,战罢则天下可定。"馥壮之,烫酒一壶以赠潘凤。凤辞让不受,一骑出关,呼最强者来战。

董卓旧将华雄,勇名素著,出马迎敌,两军呐喊,天崩岳塌,只一合,斩华雄之首,其酒尚温。时孙坚之子孙策,号称小霸王者,怒发冲冠,飞马拒之。潘凤奋起神威,作虎啸龙吟之吼,策心胆俱裂,倒跌马下而亡,众皆色变。

却说蜀主刘备,有虎将五人,各自踊跃,西凉马超先出,奋起一枪,破风而至,凤只手握住枪,折为两段,超心惊而退,凤不追之。河北上将颜良、文丑双马齐出,夹攻潘凤,凤交战数合,斧劈颜良于马下,文丑心怯而走,凤手擒之,如提童稚。刘备帐下神射黄忠暗思:“此人近战难敌,只可冷箭伤之。”方欲搭弓射之,头上盔缨正中潘凤一箭。潘凤大笑曰:“匹夫思放暗箭,诚为可笑,莫非天下已无勇将!”此言一出,关下人马,肝胆如碎。

刘备身后转出一将,乃赵云也,跃马舞枪直取潘凤,凤奋威来战,无十余合,云不能敌,曹操帐下张合、徐晃,亦来助战。潘凤长啸一声,手起处,那斧浑身上下,若舞梨花,遍体纷纷,如飘瑞雪,刺赵云落马,张合、徐晃胆战心惊,不敢迎敌。

是日日不移影,潘凤已连杀名将五十四人,甘宁、太史慈、张辽、庞德等辈,并皆丧命。刘备义弟关羽张飞,世皆呼万人敌,齐出战之。三骑走马灯般,大战三十余合,战不倒潘凤。凤大怒曰:“鼠辈妄称万人之敌,只杀得无名下将,安得杀我!”遂手起一斧,斩了关公,怒吼一声,惊退益德。

凤见无人敢战,遂招引本部铁骑,径直杀入百万军中,当者披靡,血流成河。盟军但见“无双潘”旗号者,并相传说,抱头鼠窜。三雄会合败军一处,死力拒之,潘凤攻势稍停。曹操叹曰:“天下英雄,唯潘凤耳。”刘备亦称:“素闻得潘凤者可安天下,今日方信之也。”孙坚亦道:“吾闻马中赤兔,人中潘凤,果然不虚!”

三人正叹惋之间,飞将吕布引五原铁骑数万人至,闻说潘凤之事,不由忿然,乃引军出战。陷阵营高顺道:“不劳温侯,某愿往之。”遂出马直取潘凤,却被凤随手一斧,斩落马下。吕布大怒,舞方天画戟亲出。潘凤见是吕布,挥斧来战,两人战数十合,布戟法散乱。

曹操回顾诸将曰:“潘凤非一人可胜!”于是恶来典韦、虎痴许褚、夏侯敦、夏侯渊、李典、于禁六员大将,各举兵器,杀入战阵。潘凤见状,顿生拔山盖世之气,一斧斩落温侯,力战六将,风云色变,有天崩地塌之势。斧过处,衣甲平过,血如泉涌,六将非死则伤,典韦双戟脱手,虎口振裂;许褚弃了大刀,止得无鞍马败归。

盟军见潘凤神勇天纵,猛将尽折,岂敢再战?正云愁雾惨之际,中军谋臣诸葛亮、郭嘉、荀彧、周瑜、贾诩、庞统、司马懿、陆逊八人,皆天下奇谋之士,上前进策曰:“此人勇略,霸王复生亦难匹敌,只可以谋取之。臣等近日合谋苦思,得妙计三百六十条,分十八路包抄洛阳,可破潘凤,万无一失。潘凤偏师至此,早已无力回天,主公可陈说臣等奇谋,震恐潘凤,足振我军士气。”

三雄大喜,来至阵前,未及开口,潘凤大笑曰:“公等奇谋,凤早已料之。”遂自怀中取出一榜,令军士于阵前诵之,榜上尽言三百六十条妙计及破解之道。盟军八位谋臣,莫不冷汗涔涔而下,孔明叹曰:“既生龙,何生凤!”颓然倒地;司马仲达亦曰:“天下奇才也!”羞愧难言。

三雄见奇谋尽破,三军兵无斗志,乃纷纷下马乞降。潘凤乃敛容正色,陈之以兴亡之序、大义之道,言辞慷慨,闻者莫不动容泪下,信为神人。

于是天下乃定,凤辅佐韩馥,划定郡县,统一法制,沟通西域,降服波斯;东连海路,倭国来朝,定万世不拔之基业,开千古未有之奇勋。

他是个悲情人物吗?

史书上说他是个虚构的人物,根本就没有记载,虚构也罢,既然罗先生写了,不妨我们也站在他的立场想想这个可笑的场景。潘凤怕死吗?不怕,他胆怯吗?也不! 他就好比现在很多普通人一样,都想出名,都想成功。华雄是他人生的第一道坎。手里握着大斧他的手心第一次出汗,他的主子为了把他打造成名牌,已经豁出去了,这个一个冒险,这也是一个机会。

在那个年代,武将之间的对决谁又有100%的把握?潘凤想道这里整理了头盔,提斧跨马!冲出营寨路在潘凤的眼里象一条时光隧道,他看到了自己的母亲,他看到了自己的心上人,他也似乎触摸到了锦绣的前程。就在他跌落马下的一瞬间,他笑了,他觉得自己不后悔,他觉得自己够男人,他觉得自己价值得到了完美的诠释。

他做梦都想:潘凤独破虎牢关,吕布吐血溅沙场!这就够了,因为最起码他想到了这些。

潘凤大战五虎将

刘备厉声大骂曰:“反国之贼,安敢犯吾境界!”潘凤大怒,提斧纵马,单搦刘备交战。

大将关云长,跃马来迎;战不三合,被潘凤一斧劈死于马下。燕人张翼德见之,纵马挺矛来战。潘凤施逞旧日虎威,抖擞精神迎战。飞抵敌不住。常山赵子龙,急挺枪骤马前来夹攻。凤全然不惧,双斧不乱。马超,见二将战凤不下,也纵马抡枪而来,围住潘凤。

凤在中央独战三虎将。少时,马超中斧落马,蜀阵中偏将急出救去。凤提斧便走。赵子龙急取弓箭射之,连放三箭,皆被凤拨落。云大怒,仍绰枪纵马赶来;却被凤一箭射中面门,落马而死,黄忠纵马举宝刀便砍。潘凤弃斧于地,闪过宝刀,生擒黄忠归阵,复纵马杀过阵来。

刘备见五虎将皆丧于潘凤之手,肝胆皆裂 ,这时诸葛亮拍马而上,手提大刀,冲入万军之中将潘凤砍于马下.

韩馥惊呼:真乃虎将也。

潘凤大破艳照阵

冠希厉声大骂曰:“黄暴之贼,安敢犯吾境界!”潘凤大怒,提裤纵马,单搦冠希交合。

大将钟欣桐,耸身来就;交不三合,被潘凤一枪射死于床前。燕人张柏芝见之,纵马挺胸来迎。潘凤施逞旧日虎威,抖擞精神迎战。芝抵敌不住。常山陈文媛,急耸身提臀前来夹攻。凤全然不惧,章法不乱。容祖儿,见二女战凤不下,也纵马耸身而来,围住潘凤。

凤在中央独战三女。少时,容祖儿中炮落马,艳照阵中偏将急出救去。凤提裤便走。陈文媛急抛媚眼电之,连抛三眼,皆被凤拨落。媛大怒,仍耸身纵马赶来;却被凤一炮射中面门,落床而死,杨永晴纵马举藤鞭便抽。潘凤弃裤于地,闪过藤鞭,生擒杨永晴归阵,复纵马杀过床来。

冠希见五娇娘皆丧于潘凤之手,肝胆皆裂 ,这时斑竹拍马而上,手提大刀,冲入万军之中将潘凤砍于马下.

冠希惊呼:真乃虎将也.

潘凤和俞涉

潘凤、俞涉,二者得一可得天下。

武学最高境界

韩馥:“吾有上将潘凤,可斩华雄。”

潘凤提着大刀来到华雄面前。

华雄大惊:此人莫非当今天下第一武将潘凤,潘将军也……吾命休已!

华雄大喝:“匹夫,受死吧!”

潘凤:“阁下非吾对手,且阁下心浮气躁,若以此状态出战,必有闪失。”

华雄大怒:“匹夫!死到临头!安敢如此!”

华雄举起大刀冲向潘凤,突然,不知何处射来一支暗箭,直向华雄面门飞去。

“小心!”潘凤用手接住了箭,“阿!”

同时华雄将潘凤砍落下马。

华雄:“为什么?为什么要救我?我们不是敌人吗?”

潘凤奄奄一息:“阁下之才胜吾十倍,只是尚未领悟到武学最高境界,若有此一天,阁下必能安邦定国,匡扶汉室,使天下百姓免于战乱之苦。吾死不足惜,望将军能令投明主,天下苍生就靠将军了……”

“潘将军……”华雄:“其实我已经输了,彻底的输了,我一直对自己的武艺充满信心,可是现在……到底什么才是武学最高境界?”

华雄埋头苦思,突然间感到一阵疼痛,落马倒下了。

潘将军斧砍镇关西

传说中关于潘凤的大片

话说那日十八路诸侯军至汜水关下,董卓遣大将华雄前来迎敌。诸侯中袁术手下大将俞涉出马,战不数合,被华雄斩了。诸侯皆大惊,方在议论遣何人出战,只听得堂下一人大叫而来:“辞了诸位哥哥,便去战华雄也!”诸侯定睛看时,乃是冀州刺史韩馥手下上将潘凤。

那韩馥便道:“贤弟不知,那华雄乃是关西人,两膀有千斤之力,最是了得。三年泰岳争交,不曾有对,又使得好枪棒,诨名唤做‘镇关西’。俞将军如此好汉,也吃他放翻了,贤弟休要将性命作儿戏。”那潘凤道:“哥哥为何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小弟这便去将他活捉了来,若活捉不得,凭哥哥治罪罢了。”说罢,便提了大斧,上马出辕门去了,韩馥等再三阻拦不住。

且说潘凤到了阵前,大骂道:“兀那华雄撮鸟听了,洒家潘凤,当年始投冀州韩刺史,随他出关西征大秦,打得那康茂德童子皇帝屁滚尿流,差点杀去罗马,夺了鸟位。如此英雄,也不枉了叫做镇关西。你这厮不过董贼手下一个配军,狗一样的人,也配称作‘镇关西’?华雄对阵听了大怒,两条急气从脚底下直冲到顶门, 心头那一把无名业火焰腾腾的按奈不住,道:“这厮无礼,老爷不曾来惹他,他倒拿言语来伤老爷,却不是讨死!”便抢了一把朴刀,杀出阵来,那潘凤早催马在阵上。

潘凤见那华雄来得势猛,便先拿大斧去他面上虚晃一晃,拨马回头就走。华雄大怒,便抢将过来,被潘凤一斧头柄,小腹上正着,双手按了,只做声不得。潘凤便拨转马头,只一斧,将华雄打下马去。这招有名唤做“玉环步,鸳鸯斧”,乃是潘凤平生真才实学,非同小可。

潘凤见打倒了华雄,自个便也跳下马来,一脚踏住胸脯,扑的只一斧,正砍在鼻子上,砍得鲜血迸流,鼻子歪在半边,却便似开个油酱铺,咸的、酸的、辣的一发都滚出来。华雄挣不起来,那把朴刀也丢在一边,口里只叫:“砍得好!”潘凤骂道:“直娘贼!还敢应口!”提起斧头来,就眼眶际眉稍只一斧,砍得眼睖缝裂,乌珠进出,也似开了个采帛铺的,红的、黑的、绛的,都滚将出来。

华雄当不过,讨饶。潘凤喝道:“咄!你是个破落户。若是和俺硬到底,洒家倒饶了你。你如何叫俺讨饶,洒家却不饶你!”只一斧,太阳上正着,却似做了一个全堂水陆的道场,磬儿、钹儿、铙儿一齐响。潘凤看时,只见华雄挺在地下,动掸不得了。潘凤假意道:“你这厮诈死,洒家再砍!”只见面皮渐渐地变了。

潘凤寻思道:“俺在韩馥哥哥面前只说要‘活捉’这厮,不想三斧真砍死了他,洒家回去须被治罪,又没人送饭,不如及早撒开。”上马便走,回头指着华雄道:“你诈死,洒家和你慢慢理会。”一头骂,一头纵马去了,两边军健,谁赶来拦他?

却说那十八路诸侯在忠义堂上,久等潘凤不来,曹操便斟下热酒,请关云长出马,关云长到了阵上,只见华雄倒在地下,口里只有出的气,没了入的气,便用青龙刀取了首级,拿上帐来,其酒尚温。

上将潘凤大传主题曲(天意版)

谁在乎我有妻子和老母,谁在意我的人头去何处,这条路究竟多少崎岖多少的埋伏,我不怪我的主公太糊涂。

我的泪藏不住,任凭他们无情的摆布,我不怕(华)雄不怕(吕)布,只恨虎狼之心太歹毒。

其实那一切都是阴谋一切都是诡计,我的马有病,是否能再跑快一点能再跑快一点。

有人放冷箭,其实那一切都是阴谋一切都是诡计,马已失前蹄。

开山大斧即死也要劈,谁会笑我今天的屈辱,谁知道我出山有七顾,那条路究竟多少知遇多少的幸福。

我的心早已属于韩馥,我的泪藏不住,我不是武夫是丈夫,我不怕(卧)龙不怕(凤)雏,只怕板斧羽扇两孤独。

其实那一切都是阴谋一切都是诡计,我的马有病,是否能再跑快一点能再跑快一点 。

有人放冷箭,其实那一切都是阴谋一切都是诡计,马已失前蹄。

羽扇纶巾主公在哪里,血染沙场今生我认命,…………,…………,…………

潘凤的粉丝

潘凤的粉丝称为“蜂蜜”,对立面称为“潘黑”。

关于潘凤的诗歌

《潘凤传奇》中的插图

血淋淋 韩馥

鸣金心切。对阵已晚,骤雨初歇。都门帐饮无绪,留恋处, 曹操催兵。回首凝望凤头,竟无语凝噎。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老天阔。青史自古伤英雄。更那堪,冷落潘无双。今宵酒醒何处,军帐外,晓风残月。汜水一战,应是上将一时之失。便纵有千种辩由,更与何人说?

咏潘凤

干将莫邪敛锋芒,天地日月暗无光。汜水关前群雄惧,上将潘凤显鹰扬。

潘无双

开天有大斧,辟地看潘君。盘古大神在,应惜好子孙。

斩华雄

辕门画鼓响咚咚,坠马无双斩华雄。敌将若能马下死,何来赤脸建奇功。

潘凤赋

四海传檄狼烟起,文治武功一时齐。丹青难画无双将,英名永刻凌烟阁。

潘帅

潘帅世无双,心痴情亦狂。千年埋大斧,何日斩阎王?

潘将军

半神半圣亦半仙,全知全儒是全贤。脑中真书藏万卷,习得文武半边天。

怀古

无双惜伏龙,绝代叹潘凤。天妒英才死,古今一场梦。

侠客行 李白

上将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闲过韩馥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华雄,持觞劝侯嬴。三杯吐然诺, 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救赵挥金锤, 邯郸先震惊。千秋无双将,烜赫大梁城。纵死侠骨香, 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怀古咏冀——忆潘凤

潘凤威名冠宇宙,英雄气短数难逃。一挥大斧冀州定,两遇小人天下遥。吕葛有才比项张,沮张无义走袁曹。无双寂寞终绝代,泣血韩公何苦劳!

纪念潘无双君

中国电视剧《三国演义》中的潘凤

公元一九零年元月十八日,就是青州猛将潘无双被华雄偷袭得手斩首去世的那一天,我独自在貂禅家的门墙外边徘徊着,遇见太守韩馥面带悲恸前来问我道,"先生可曾为潘无双写了一点什么东西没有?"我说"没有".他就告诉我,"先生还是写一点吧,潘无双生前是威震四方的猛将,大小校将极为仰慕的一个神武之人"

这是我知道的,凡是我看过猛将阵前武斗。大概是因为贪生怕死的缘故吧,总有些所谓的大将阵前怯场临阵奔逃的。然而在这样的艰难中,风起云涌铺天盖地的十八路诸侯武将中最牛比的一个人。就只有潘无双的勇气表现的让我五体投地,我也早觉得有写一些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于死者毫不相干,但是苟活在这个乱世的小文官,靠耍一些笔杆子混饭吃的我们,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了。倘使我能够相信真的有所谓的“英魂有灵”,那自然可以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顿悟这个人间的龌龊。短短三回合,刀枪交接的十几来秒,潘无双将军的鲜血洋溢凝固在我的周围.我看不见听不到任何东西,哪里还能有什么语言?!长歌当哭,一定是在痛苦和顿悟之后的。而此后的几个所谓猛将的论调,说什么潘无双武力不敌华雄之类的呓语。让我已经出离愤怒

这意味着人间的虚伪和无耻,以我的最大悲恸显示于非人间。使他们享受我的痛苦,就让我将这作为潘将军最后的简单的祭品,奉献于英雄的灵前。

真的猛将,敢于直面残暴的敌手,敢于正视奸诈的钢刀,这是怎样的伟大者和平庸者?可是天意常常作弄英雄,以时间的流淌,岁月的洗涤。一定使得英雄的鲜血更加艳丽和浓烈,在悲哀的庸俗者的笑谈中,虚伪的胜者苟活偷生,维持这个变态的世界,但是英雄毕竟已经远走。我真不知道这样变态的世界什么时候是个尽头!

在汉朝一千来位武将中,第一次看见潘无双将军,是前年做客韩馥家中的时候。在门口操练武艺的一群汉子中,其中的一个就是他。但是当时我还不认识,直到后来有一头野猪跑进韩馥家后院众人围攻不下的时候。他骤然跳跃大叫一声一拳打死了野猪..大家都指着他告诉我,说:“呶。。他就是潘无双”我才将他实体和名字第一次结合起来,我平素常想。这些武将都不过空有蛮力的粗俗的人而已,没什么大不了。但是潘无双却不一样,他常常面带发自内心的迷人微笑,练武的时候又一本正经的刚毅表情,在优雅与勇猛之间他占着最佳的平衡点。我于是佩服,暗暗欣赏……可是没想到想到下次见他的机会竟然如此之小。总之,在我的记忆里,那次从韩馥家回来后就是和他永别了。

我是在十六日的早晨得到消息的,说潘无双已经被华雄杀害.得到噩耗。说华雄居然假意投降,趁潘无双不防备的时候杀了他。对于这样的传说。。我竟然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坏的恶意,来推测董卓手下那些鹰犬的,然而我还不料,也不信竟会龌龊到这地步。况且始终优雅威武的潘无双将军,心性纯朴。为什么都不放过呢?

然而下午证明是事实了……作证的当然是潘无双将军的无头尸体。还有他弯曲的钢刀……而且证明这不是杀害。简直是迅速的诱杀,因为尸体断头出平整利索。

但是董卓门下的那些鹰犬就说,说潘无双武力不敌华雄。

接着就有流言,说潘无双是自己自杀的。

惨象,已经让我惨象,已使我目不忍视了;流言,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汉朝落寞的缘由了。沉默呵,沉默呵!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但是,我还有话要说。

我没有亲见,听韩馥说,潘无双那时候是欣然出马的。奉命出马而已,而且自信的挥手,叫手下拿兵器给他。我依稀看见寒风里。他一挥手的潇洒。:“取我兵器来!”然后大步流星去了……

他始终微笑和带着鄙视的表情死去了,这是真的。勇武优雅而且忠厚淳朴的潘无双从容的从龌龊的世间得到灵魂的升华……这是一个怎样惊心动魄的伟大啊!汉朝文武尔虞我诈的风气,董卓居心叵测的动机,不幸全被潘无双将军伟大的光芒盖过了。

时间永是流驶,天下仍然大乱,死掉一个武将算不了什么。至多不过让那些百姓当做谈资而已。。可是我不能忘记。潘无双将军往日的微笑和率直。虎背熊腰

一身武力的形象。至于他那一无所惧的英勇和自信,永远的彰显着汉朝优秀武将的光芒。倘要寻求他的早逝对于将来的意义,意义就在此罢。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纪念潘无双君!

某某某品三国之潘凤

传说中关于潘凤的连续剧

十八路诸侯联合起兵讨伐董卓,也就是关东联军。包括大家熟悉的曹操,包括袁绍,包括袁术,包括孙坚。当然还有刘备,这时候的刘备在公孙瓒的手下,只是一名小小的县令,关羽张飞这时候都也还没有成名。

说起这关东联军十八路诸侯,大家能数出名字的大概也就这几个,其他的那些大部分观众都可能不太熟悉,因为没有名气嘛,没有战功嘛,都是草包嘛!可是,也不见得全都是草包,例如我们今天要讲到的——冀州牧韩馥。

既然提到韩馥,那自然不能不提韩馥手下的大将潘凤。

潘凤是韩馥麾下的头号猛将,当时有“关东潘凤,关西吕布”的说法,与吕布齐名。当然你问潘凤跟吕布谁强,那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了。毕竟潘凤英年早逝嘛,战绩没有吕布那么彪炳,就像如果周瑜如果多活十几年,说不定今天的评价就超过诸葛亮了。

罗贯中的《三国演义》对潘凤的描写只有寥寥几句,甚至没有几句,甚至没有正面的描写。我们来看看《三国演义》是怎么说的,“太守韩馥曰:‘吾有上将潘凤,可斩华雄。’绍急令出战。潘凤手提大斧上马。去不多时,飞马来报:‘潘凤又被华雄斩了。’众皆失色。”就这么简单几句。

那历史上的潘凤又是怎样的呢?据《上将潘凤传》记载,潘凤“高九尺,腰大十二围,使一百八十斤开山大斧。自幼熟读诗书,畅晓兵法。有经天纬地之才,包藏宇宙之志。”

这“腰大十二围,使一百八十斤开山大斧”,我认为,是靠不住的。因为我们都知道,古时候的人总是喜欢吹牛皮,像曹操下江南,明明只有二十万人马,但他号称八十万,瞎扯。但又说他“自幼熟读诗书,畅晓兵法。有经天纬地之才,包藏宇宙之志。”,这恐怕是事实。我估计啊,这潘凤是很有儒将风度的。像周瑜陆逊那样的,就叫儒将。但同时潘凤又有万夫不当之勇,这又有点像赵云马超他们了。其实啊,潘凤是一个很特殊的人物,在那个时期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人物了,独一无二的,潘无双嘛,所以我们也不必说他像谁谁谁,潘凤就是像潘凤。

那有人就要问了,潘凤的“经天纬地之才,包藏宇宙之志”表现在哪里呢?他“万夫不当之勇”又体现在哪里呢?

他的志向和才干,体现在两个事件。

第一个事件。大家都知道,潘凤,字无双嘛。古人的“名”跟“字”是有联系的,这“凤”跟“无双”有联系么?有学者认为,“凤”是独一无二的,所以字“无双 ”是没什么问题的。当然这样说也说得过去,但野史《关东盟军敢死队·潘凤召唤》就记载了一个小故事。潘凤原来的字并不是“无双”,可能有其他的字,或者根本就没有表字,也不奇怪,我们不知道。当时名流中有个人,叫方文山,善观面相,有一天他跟朋友逛街的时候偶遇潘凤,“文山大惊,曰:‘此人命格无双,当一统江山。’”潘凤听了,“仰天大笑”。以后人们就叫他潘无双了。大家注意,他听了之后是“仰天大笑”,这说明了什么?许邵说曹操是治世能臣、乱世奸雄的时候,曹操听了也是大笑。可见潘凤之志,绝不在曹操之下。

第二个事件,就是袁绍和韩馥等人要立幽州牧刘虞为帝的时候,潘凤所持的态度。据《上将潘凤传》的记载,当时潘凤只对韩馥说了两句话。哪两句话?第一句是“ 废帝非可行之事”。废帝是不可行的,为什么不可行了,这个问题我们以后的节目还要再说,暂且放下不提。那潘凤还有第二句话,他说“袁绍非共谋之人”,这正体现了潘凤高瞻远瞩的政治眼光,因为我们都知道,韩馥的地盘最后就是被袁绍用计抢走的。

好,现在我们又要先说说韩馥这个人了。韩馥一直给人们的感觉就是一个草包,居然被袁绍这样的人玩弄在股掌之间,最后连地盘都搞丢了,这还不是草包吗?

你说,潘凤是何等聪明的人物,所谓“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仕”,像潘凤这样的贤臣,难道会找一个草包当自己的主公吗?

前面说过,潘凤是“命格无双”,是要“一统江山”的。那作为臣子,居人下位,要怎么一统江山呢?而且潘凤知道自己“命格无双、一统江山”之后,是仰天大笑,这说明,其实潘凤,也是有野心的。所以呢,我估计,他是打算找一个没什么才能的人当主公,然后自己呢,就以首席大臣的身份独揽大权,甚至取而代之。

但是,潘凤低估了韩馥,甚至到现在我们很多人都低估了韩馥。

我问问大家,使潘凤成名的是哪一场战役?汜水关之战。

十八路诸侯围攻汜水关,镇守这里的是董卓军麾下的大将华雄。华雄是谁杀的?《三国演义》说是关羽,《三国志》说是孙坚,我觉得都靠不住。华雄是什么人?骁将也。华雄外号“镇关西”,是关西军的主力战将之一,在董卓军中位居都督之职,职位比吕布还要高,吕布当时是中郎将嘛。我们可以想象,华雄之勇,绝不在吕布之下。这样一个人物,会打不过关羽孙坚?斩华雄的,是另有其人。是谁呢?潘凤。

据野史《潘上将与华都督不能不说的故事》记载,当时孙坚率军与华雄交战,被华雄杀得大败。后来袁术手下猛将俞涉请战,这个俞涉与潘凤是兄弟,就是就是就是这个以兄弟相称的,也不是省油的灯,本来与华雄可以说是棋逢敌手、将遇良才,但当时俞涉罹患眼疾,就是眼睛有点问题了,所以才“与华雄战不三合,被斩于马下”。潘凤见兄弟被杀,自然要去报仇,于是向韩馥请战,韩馥马上就跟袁绍说了,说“吾有上将潘凤,可斩华雄”。韩馥这话一出口,哎呀,可以说是全军震惊啊,军神出马,自是不同凡响。

之后的记述,史料上各有不同。有说潘凤斩了华雄的,也有说华雄杀了潘凤的,莫衷一是。

我认为,潘凤斩了华雄,是事实。因为后来董卓挟持天子,逃往长安。如果他打赢了还用逃去长安?有人就要问了,这潘凤不是在汜水关战死吗?如果他打赢了那他后来到哪去了?

逃了。

臣子最怕的是什么?功高盖主。潘凤在韩馥身边立功无数,韩馥早就对他心存顾忌。韩馥明知华雄勇猛无匹,但当潘凤请战时,韩馥毫不犹豫就让潘凤去了,为什么?想借华雄之手除掉潘凤。潘凤恐怕也是有所察觉了,他心想这韩馥平时外表懦弱,贪生怕死,原来城府却是如此之深,留在他身边恐怕有天会遭他毒手,所以也就没有回来了。

那后来潘凤到哪去了?史料没有明说,但我们可以猜猜。根据我的研究,他是隐居起来了。但隐居也有几种方式,所谓“小隐隐于林,中隐隐于市,大隐隐于朝”,像潘凤如此超凡的人,自然是隐于朝了。当然,他不能再用“潘凤”这个名字了,他得换个名字。

我们再想想,之前我说过,潘凤年轻的时候偶遇方文山,方文山怎么说的?潘凤“命格无双,一统江山”。那最后一统江山的是谁?司马炎。但又不对呀,年龄上相差也太远了吧。那他祖上呢?司马懿。推究起来,潘凤和司马懿的年纪估计是差不了多少。而且他因为换了个身份,所以不能随意地展露武艺,连智谋也必须有所收敛,有时还要假装中计以掩人耳目。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我们所熟悉的司马懿,其实就是潘凤。

吾有上将潘凤可斩华雄,呜呼!壮哉!

参考资料

作者: 奥斯两开 [Ausleonkia]

波波坡原创文章 链接:http://www.bobopo.com/article/ent/吾有上将潘凤可斩华雄.htm

标签:

关键词: 潘凤, 三国, 吾有上将潘凤, 可斩华雄, 潘凤吧, 恶搞, 龙套, 三国第一名将, 蜂蜜, 潘黑, 上将潘凤, 潘凤大传, 潘凤传奇, 潘凤照片, 潘凤图片

创建日期: 2008-12-22

文库 微博 博客 作品 首页